院长专栏 更多>>
姚慧敏(姚会民),字逍遥,陕西蒲城人。国家一级书法师,国家一级美术师,学者、书法评论家、文字(字体)研究家。
现任中国文化魂网站总编,中国文化魂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央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华书画协会名誉顾问,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外联部长,辉煌中华杂志社副社长,中国博达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榜书协会理事,中国甲骨文协会理事,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华夏平安书画院常务院长,陕西毛泽东书法协会理事等……
中国象形字与字母文字的对立
中华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长城——
全世界中国人团结起来 共守中华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三)
姚慧敏院长与西安美院白翊老师
陕西书画大联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见礼
胡志贤
李越飞
李 岩
张文轩
赵振江
李志华
王志海
杨建武
李少仁
乔 鸿
姚庆龙
王有榜
茅允龙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兴
万顺昌
刘新贵
刘 丰
昌玉晓
石文虎
刘显庆
中国文化魂首页 >> 详细查看
中国象形字与字母文字的对立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魂网站 发布时间: 2018-7-27  浏览次数:144

当今世界大体上有以希腊、罗马文化为内核的西方文明(也可以说是基督教文明)、中东文明(以阿拉伯人为主,次文明包括波斯文明,也可以说是伊斯兰文明)、东方文明(以中华文明为代表,也可以称儒家文明,包括日本、韩国、朝鲜、越南、新加坡等)。埃及文明已经彻底死亡。印度文明严重残疾,已经列不上世界主要文明之列了。当今世界现存的三大文明之中,伊斯兰文明地域广大,但在文明的开拓创新精神上不及西方文明,在勤劳智慧上又不及东方文明。因此,真正与西方文明相对抗的,只有东方文明。这三大文明中,西方文明与中东文明使用的都是字母文字,东方文明使用的都是以中国字为基础的象形文字。这些文字的特点,文明的特点不能不说没有关系,但事实上关系是极大的。

在历史上,使用象形文字,甚至更早期的契形文字,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往往都是文字的原创民族所使用的。这些文字的原创民族开化较早。为了记录发生的事情,从画图画开始,逐渐发展到契形文字。只不过,东方与西方的分别是,东方文化在契形文字的基础上进而发展了成熟的象形文字。而西方文化与中东文化却在契形文字的基础上发明了字母文字。这是一个重要的分野。如果不是这种历史的偶然性,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的差别便不会这么大。

但这种偶然性背后有着某种必然性。东方文明从伏羲氏国开始,就是一个多民族的幅员广阔的统一大国,周边的民族和部落在文明的程度上相差实在太大。大到还没有必要使用文字的程度。因此,也不会发生周边民族借中华民族祖先的契形文字创制任何文字的地步。而西方文明及中东文明则不然。事实上,西方文明与中东文明有着共同的发源点,那就是中东两河流域的苏美尔契形文字。由于中东、西方特殊的地理环境,造成中东、西方的民族发展上呈现近乎平行、多样化的特征。那种地理环境表现相对的比较隔绝,不若中华文明的地理环境,相对的比较整体化,没什么天险式的阻隔。邻近苏美尔的其他民族,在创制文字上虽然起步较晚,但在语言的发展上却似乎没怎么落后。需要补充的是,语言和文字的关系。在世界人类的发展史上,总是先有语言,后有文字。语言是本质的,本能的,有着进化基础上的先天性。而文字是后天的,表象的,符号化的。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邻近民族借用了部分契形文字的发音来标记拼写他们本族的语言,这些受到选择的契形文字逐渐被简化了初始的字母。而这些初始的字母又逐渐分野,一部分成了希腊字母,一部分成了中东诸民族的字母。

正是这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细节,却造成了日后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的巨大分别。希腊人对于逻辑与科学的特长,显著地受益于使用字母文字。使用字母文字仿佛在被迫作着抽象能力训练,因此他们也更理性。而使用象形文字的东方,却更加感性。

在人类发展的早期,这些区别也许不怎么大。不管是擅长理性也好,还是擅长感性也好,都能获得科学知识。有时候甚至感性的思维方式更容易发现简单的科学知识,感性的思维方式更容易产生灵感。但科学发展到一定的程度,那些简单的科学知识已经基本上被发现殆尽之后,剩下的是更高一层的科学知识。这些科学知识没有任何感性知识可以想象,全是抽象的推理,甚至形而上的观念。如果说牛顿力学还可以用感性来加以理解的话,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无论如何已经超出了感性的范畴。这就是东方人比西方人更难理解相对论。

作为苏美尔契形文字演变下来的字母文字的另一宗,中东诸民族的字母文字,以及由他们产生的中东文明,可以基本上看作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的中间形态。不必作特殊的剖析。象形文字天生就与图画有关,这就不难理解象形文字的艺术性要优于字母文字。

象形文字天生就与图画有关,这就不难理解象形文字的艺术性要优于字母文字。中国的字产生于原始的记事方法,如物件记事、结绳记事、图画记事。对字更直接影响的是物件与图画记事,图画记事直接导致了象形文字的产生。远古时人类文明还处于萌芽状态,人类对大自然的驾驭能力很低,对于那些与远古人类祖先的生活息息相关的自然和自身物象、物件,他们最原始的方法是把它们模拟下来,刻在岩石和骨头上,就是人类的远古绘画。这种模拟自然的绘画使用久了,逐渐演变成符号,这种符号有的直接变成了文字。在我国古代现存的岩画上,图画和符号是并存的,古代的岩画、符号、文字在很大程度上是相通相同的。在岩画与古文字之间的东西叫符号,据历史研究表明,我国古代甲骨文中的象形文字都是从绘画、刻画中蜕变出来的。中国先民的文字创造是从绘画中学来的,中国书法的初起阶段,是向绘画学习的阶段。中国岩画、刻画中的线条的抽象审美原则,中国书法都充分地继承了下来,中国古代所作的鸟书、龙书、凤书、虫书和蝌蚪文都是人类石器狩猎时代的图画情结。因此中国远古文明之始,文字、绘画是一个互动的过程。绘画、符号、文字相互照应,有时还可以相互替代,甚至是同一物,它们的直接根据就是都是取自于远古人类赖以生存的宇宙中的物象和自身的物件。这样我们就可看出,书法与绘画这两个“支流”在遥远的古代就自然地结合在一起。

岩画是古代先民们在漫长的岁月里运用写实或抽象的艺术手法,在岩石上绘制和凿刻的图画,它记录了古代人类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中国是世界上岩画分布最广、内容最丰富的国家之一,早在1500年前就有发现。 
    最早著录岩画的文献是5世纪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的《水经注》。其后在一些历史文献和地方志中,也有零星的记载。1915年,黄仲琴对福建省华安县汰溪岩画的调查。1928年,瑞典人贝克曼对新疆库鲁克山岩画作过考察。1949年以后,岩画有了大量的发现。上世纪50年代,我国对广西花山崖壁画进行了大规模调查。上世纪60年代以来,又对云南沧源崖画和内蒙古阴山岩画均有大量发现和研究。上世纪80年代,在新疆、宁夏等地也发现一些岩画。 
岩画的分布区域极广,目前,中国已有12个省(自治区)的40个以上的县(旗)发现了岩画。划分为北方地区岩画和南方地区岩画。 
    岩画就仿若岩石上的舞蹈,给苍茫大地兀立经年的阳刚山峦,以灵动的气韵。对岩画的拜访,是一场穿越了时空的对话。
 

宁夏发现距今1.3万年至1万年的“图画文字”,可能比甲骨文更早。

    (北方民族大学社会与民族学研究所所长束锡红表示,大麦地岩画中的图画文字的发现仅是一个小突破,文字须在大量规律的、反复出现的符号中进行推断,大麦地岩画图画文字已具备以上特征,意味着人类文字的历史将提前到距今7000年至8000年左右。” ) 

在1.5万年前的沧源岩画就显示了中国字的艺术魅力(书画同源)


祈求丰收的壁画。过去有人认为中国无岩画,现在已纠正这种说法。              

        (古代先民创造的原始岩画是中国绘画最早的遗存,它们大多分布在西北与西南,据说是游牧或少数民族部落所为。也许自然地理环境的不同,北人食肉勇悍,南人食蔬文雅,故而西北与西南的岩画各有特色。西北岩画以刻凿为多,图案以动物为主,新疆天山岩画、内蒙古阴山岩画、甘肃黑山岩画等为其代表。除动物之外,还有狩猎、生殖崇拜、放牧等内容,粗犷雄浑。最早的中国绘画遗存---黑山岩画 《狩猎图》中国西北大麦地岩画中的图画文字,可能是比甲骨文更为年代久远的原始文字。)

   

    战争背后的文明

     文化遗产是历史的吉光片羽,是不可再生的珍贵资源。作为五千年文明不堕的国家,我国拥有的文化遗产种类之繁多、内容之丰富,令世界艳羡。其中所蕴含的精神价值、思维方式、想象力,是我们的文化之魂、民族之根。在当今文化影响力已成为一国“软实力”的形势下,保护文化遗产更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保障。

    我只是一個愛好書法的人,六十年代初還是個二十來歲的小青年,但是對長長的小篆竟然會變成扁方的隸書一直暗暗生疑。直至一九九四年七月的某一天,在翻閱徐宗舒先生主編的《秦漢魏晉字形表》和《古文字字形表》時發現許多古隸字形與西周金文特別相似,這個超時空的相似究竟是怎麽回事呢?於是我用了大量時間將西漢簡帛隸書、《青川木牘》、《天水秦簡》和《睡虎地秦簡》與小篆、兩周大篆和甲骨文進行全方位的排比對照。從此把所有的業餘時間幾乎全部投入到漢字字體演變的探索之中。

幾位好友多次勸我不要搞了,這是兩輩子也搞不完的事。我深知書法是我的第一愛好(當時我已是中國書協會員),在書法創作上尚有潛力,顧此失彼是不可抗拒的規律。搞“中国字”字體演變規律的研究是一個工程,對我而言似乎一點有利條件也沒有:學識不夠,時間不夠(全業餘),資料有限(全自費),更無導師指點。但每當我在報刊雜誌上看到對“中国字”字體演變問題的陳舊認識毫無改變時,心裏總不能平靜,尤其隸書是小篆簡化而成的觀點近兩千年來就沒人拿出過經得起檢驗的任何依據。就是這樣一個值得懷疑的結論,卻被所有權威辭典、字書和教科書奉為無疑的準則。在新的考古資料不斷出現的今天,這一結論竟仍然被視爲經典,其原因在於我們還沒有真正從根本上搞清楚漢字字體到底是怎樣演變的,特別是古文字到底是怎樣變成今文字的?如果能搞清這些問題,這工作將比提高自己的書法水平更有意義。寫文章是我的短處,要做這揚短避長之事,自然會很艱辛,缺點錯誤和不盡人意之處一定會較多,因此我的文章更需要有關學者、專家的教正。

我儘量採取讓事實說話的方式,即用文字資料本身來證明字體演變的過程及其規律。我的基本方法是將文字資料按時序分字(部)自甲骨文始,依次排列西周金文、東周大篆、小篆…….然而小篆與隸書相銜接事實上就無法貫通,無論是字形、結構、筆法、筆勢、氣息等均可謂天壤之別!隸書究竟是怎樣形成的呢?漢字難道是單線傳承的?經過大量圖版的排比後我發現的最顯著現象就是早期隸書的字形、筆法等等與西周金文具有最普遍的相似性。

另一個發現是:在隸書中,凡與小篆不合的字形和寫法,似乎都可以在西周金文和甲骨文中找到其繼承的依據(後出字例外)。

第三個發現:文字在實用過程中繼承性與差異性的對立統一關係。繼承性是文字傳承的依據;差異性是文字演變的依據。繼承性始終居於矛盾的主要方面,因此幾百個漢字常用部首中的絕大部分,自甲骨文到楷書僅有很小的變化(主要是字形的歸方,見後面《甲骨文與宋體字對照表》和《西周金文與宋體字對照表》)。變化較大的部首只有五六十個(指實用主流文字的部首,不包括草書)。

第四個發現:“中国字”字體演變的過程是漫長的,尤其是古文字向今文字的演變,沒有幾百年是不可能的。筆者認爲:隸書的源頭在西周(後面大批圖表都可以證明這一點,但所謂隸書的源頭在西周並不等同於西周已有隸書)。

第五個發現:即整個“中国字”字體演變的過程完全體現了一個不斷歸整化、規範化和方塊化的漸變過程。任何一個“中国字”,只要將文字資料按時序排列,無一不體現這一規律。

第六個發現:“中国字”字體演變的歷史並不是按篆、隸、草、正的順序單線傳承的,字體的分流其實可上溯到西周。兩周金文、六國大篆直到小篆爲古文字體系一脈,但隸書絕不是在小篆之後産生的。另一脈以簡牘爲載體的用字體系,也是使用面最廣泛、使用頻率最高的實用文字。在甲骨、鍾鼎上寫字與在簡牘上寫字,無論在選用字體還是書寫者的心態方面都會很不一樣,所以兩者在書法上不可能成爲一個體系。字體分流也是在這一脈中開始的。再一路是談話記錄、審訊筆錄以及因突發事件等速成的文稿,這類草率的文字是向草書發展的另類。說其爲另類是因爲草書從來就不是實用文字中的主流,但草書是書法藝術中的獨立門類。以上三路文字(字體)絕不是單線傳承,而象大江分流,它的支脈也是有先後的。

過去文字演變理論的不足在於只有結論而無實證,其舉證方法都傾向於抽象的比附,感性的推導,或以文獻資料推理、臆測,或唯權威是從。

一.隸書來源衆說紛紜,但均無實證

最早由東漢班固、許慎提出秦統一中國後始造隸書初有隸書,即肯定隸書在小篆之後産生。至今所有權威辭典字書,凡隸書條,無不認爲隸書是小篆簡化而成的,或說法不同而意思相同;又程邈刪古文立隸文亦被一再引用;又西晉初衛恒認爲隸書者,篆之捷也;郭紹虞、郭沫若等學者據此推理出:隸書對篆書而言,是篆書的草體隸書是草篆變成的;當楚簡篆書大量出土之後,就有人認爲隸書是從楚簡中産生的;還有大小篆共同孕育隸書等觀點。哪種觀點正確呢?他們的依據是什麽呢?結果誰也沒有拿出過任何經得起檢驗的依據。當大量秦漢簡牘隸書出土後,學者們又將小篆的成熟期推前到《商鞅方升》(前344年)時代,然後將隸書依然接在小篆後面。這種方法雖然簡單,但是至今仍然沒有人拿出過篆書向隸書過渡時期的實物依據。

二.“中国字”字體演變新說亦無實證

郭紹虞先生于一九六一年在《學術月刊》上發表了《從書法中窺測字體的演變》一文,這篇論文將整個“中国字”字體的演變歸結爲正體草體不斷互變的結果。郭先生認爲:正草二體兩個互相排斥的對立物由於對立,産生矛盾;由於矛盾,形成發展。這是字體演變的主要關鍵。此言一出,得到了郭沫若、唐蘭等大批權威學者的認同,於是很快成了當今社會對於“中国字”字體演變的主流認識。遺憾的是兩位郭老推導出的新論,還是沒有得到任何實物資料的支持,時至今日,還沒有人拿出過一個字甚至一個部首來證實過正體是如何變草,草體又如何變正的過程。至於草書的形成,自有它自身的發展規律。草書一旦形成之後,絕無再正體化的可能了。郭紹虞先生文章中有個小標題爲草書的正體化,文章論述雖多,但不能稱之為科學結論。一個科學的結論,必須要經得起檢驗,這是共識。

筆者在《郭紹虞先生正草二體論質疑》一文中所附的八幅圖表展示了八個字(部)從甲骨文、兩周大篆、秦漢隸書直至楷書,以及早期隸書向草書演變的全部細節及其過程,所有的“中国字”都可以用這一方法進行梳理和排表,這方法可以揭示“中国字”字體到底是怎樣演變的全過程,因爲圖表中的文字就是幾千年實用漢字的主流文字。這八幅圖表揭示了“中国字”字體演變的總趨勢、總規律。(只要有興趣,任何人都能做這一驗證字體演變的工作。)

由於“中国字”的創始主要源於自然界和人類的各種形體和物象,因此,每個“中国字”的字形都各不相同,於是它們在幾千年的實用過程中也就出現了各不相同的演變形式。筆者在《隸書源頭辨析》一文歸納了字體演變過程中的十來種主要的演變形式,儘管還不全面,但可供大家參考。

爲了用盡可能多的事實來揭示:“中国字”字體演變的本來面目,本書還選擇了幾十個字(部)進行了盡可能詳細的圖版資料的排比來證明其變的細節和變的過程。這些圖版始於甲骨文或西周金文,大都止於西漢隸書,少數止於楷書。這是因爲漢字字體的演變過程中最爲重要的是古文字向今文字的演,隸書向楷書的過渡在字形構造上已沒有大的變化了。隸書的規範基本上就是楷書的規範。隸書與楷書的不同僅僅是筆法與筆形的不同而已,這類似於現在的印刷字體和美術字與楷書的關係。

    大面積、按時序、分部首、全方位的排比方法,實際上是一個深入、細緻、全面、客觀地尋找和證實字體演變軌迹的過程,也是一個驗證“中国字”字體到底是怎樣演變的過程。

   (中国文化魂网站   姚慧敏)

   (此信息版权归中国文化魂网站所有  http://www.zgwhh.com  链接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