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专栏 更多>>
姚慧敏(姚会民),字逍遥,陕西蒲城人。国家一级书法师,国家一级美术师,学者、书法评论家、文字(字体)研究家。
现任中国文化魂网站总编,中国文化魂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央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华书画协会名誉顾问,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外联部长,辉煌中华杂志社副社长,中国博达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榜书协会理事,中国甲骨文协会理事,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华夏平安书画院常务院长,陕西毛泽东书法协会理事等……
中国象形字与字母文字的对立
中华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长城——
全世界中国人团结起来 共守中华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三)
姚慧敏院长与西安美院白翊老师
陕西书画大联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见礼
胡志贤
李越飞
李 岩
张文轩
赵振江
李志华
王志海
杨建武
李少仁
乔 鸿
姚庆龙
王有榜
茅允龙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兴
万顺昌
刘新贵
刘 丰
昌玉晓
石文虎
刘显庆
中国文化魂首页 >> 详细查看
中华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长城——“中国字”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魂网站 发布时间: 2018-7-27  浏览次数:76

有一种字,它异彩流光,穿过时空,照亮了中华民族文化长廊,它就是滋养了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并让世界为之回首的中国文化之根,“世界第一字”——“中国字”。

当今,世界处于强势地位的文明无疑是以西欧和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明。不管我们在感情上愿不愿意承认,笔者每每就读历史,特别是1840年以来的近代史,未尝不叹息于失去的机遇,痛恨于民族精神的衰落。鸦片战争、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并不是中华民族文明的末日,从更深长的意义上来说,只是中华民族文明再次崛起的一个新起点。如果不是根深蒂固的中华民族主体意识、优越意识在作怪,鸦片战争、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完全可以成为正常近现代化的激励因素。中华民族真正表现出来的衰败则是甲午海战之后。但甲午海战只是一个加速表现的外在因素,真正的因素还是内在的。本人不是历史学家,也更不是什么学者,甚至还算不上完全一个从事文化工作的人员。只是一介在野学者,宠论之奇崛与高拔,大约令象牙塔里的学院源人士瞠目结舌,无从响应。倒是像唐汉先生一代的狂士,闲云野鹤,洒脱自得,治学不为谋生,寒窗不图名位,唯愿学术之纯而又纯,但求精研究之深而再深。

我只是一個愛好写“中国字”(書法)的中年人,六十年代中出生于陕西蒲城。当然,我只是在写字,离什么书法还很远很远,更不要谈做什么书法家。如果要给我命名的话,用书法爱好者比较合适。然而,对我的写字影响最大的第一个人就是我的父亲,父亲写得一手漂亮的纲笔字。后来上学后,总是利用闲暇的时间写字。慢慢的我对书法由兴趣变成了爱好。從此把所有的業餘時間幾乎全部投入到《中国字的探源》、中国文明的探源》《中国字字體演變史》、《中国字字体学》等的探索之中。本人从来不会、也不能、也不愿写出一篇关于硬历史的文章,甚至包括关于软历史的文章。

在接下来的文章中,对于软历史的探讨,可能充杂着对硬历史引用不正确、以推测代替硬历史等种种情况,在正统的历史家看来。但这些散乱的文章中,一以贯之的是对华夏文明的推崇,以及盼望再度伟大中国文化复兴的真切愿望。但这种推崇不会掩盖对她缺陷的批判。既然是实用的世俗文化系统,当然就有能力融合外来文化,变化自身,自身变化。“中国字”是世界上使用时间最久、空间最广、人数最多的文字之一,“中国字”的创制和应用不仅推进了中华文化的发展,而且对世界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显而易见,这种研究方式旨在通过实证抵达造字逻辑的源头或原点,然后逐步推演和开创出一个完整而缜密的中国字学理论体系,“中国字”是世界上仅存的象形符号系统。文明初期,人类各种族的原始字码,不外乎都得从某种象形图案的描摹起步。只可惜,诸如巴比伦和古埃及的楔形文字早被废弃,拉丁化的字母拼音文字作为后起之秀,将人类文字起源的史前痕迹掩埋的干干净净。即便是在今天的中国,由于方块字的字形流变和意蕴扩展,使得真正能够识读本原意义上的象形字”(如甲骨文、金文等),实属凤毛麟角。然而,无知于象形字的初始含义及其历史动迁,从某种角度上可以被视为不识字。要知道,早期的每一个刻字,几乎直接就是一幅上古先民生活场景的抽象画,它包含了许多微妙的内容,涉及一系列与当时人们的生存境遇息息相关的实际联想,因此才会出现这样一种现象,:寥寥几个甲金文,解读起来能说出一大串事儿,真可谓惜墨如金”;尔后的文言文,一字一意,文风简洁,近乎于无需语法”;现如今,所谓的白话文”,动辄洋洋数万言,到头来你还搞不明白它要讲什么。也就是说,越原始的字码,其含义越丰富,文章也越洗练;越后衍的字码,其含义越狭隘,文风也越啰嗦。这表明,我们现在使用的中国字,其丰厚的固有内涵早已悄然流失了——这就是为什么当代的“中国字”学习,成为了一桩格外费时费力的教育难题的原因之一。从“中国字”的字源或字根出发,然后引出所有相关的字族,发现它们一脉相承的字形、字音和字义,那么,我们每学会一个“中国字”,就相当于同时掌握了一组“中国字”,而且还能更深入地理解各个字词的独具内涵及其外延限定。如此一来,学习中文可能变得既省时又省力,且由于中国字起源于古代民间的实际生活,因而这种学习过程也就显得格外的鲜活与直观。自仓颉改革“中国字”、秦始皇统一“中国字”,才使中国文字逐渐走上了发展繁荣的道路,各个时代的中国文字都有着与众不同独特的民族、民风的内涵,中国的文字史里处处深深地刻着中华儿女的智慧与勤劳。然而,现今有些人对“中国字‘了解甚少,而对于其他国家的语言文字投入极大的热情,却依然是个半调子。文字是国家的灵魂,为了了解祖国文字的变迁,祖国的历史,祖国的灵魂,我们建立了中国文化魂网站,并选择了中国字探源这个课题。

“中国字”从产生发展到今天,已经历了八千多年的时间。如果从仓颉改革“中国字”开始已经有六千年的历史,如果从殷商的甲骨文算起,“中国字”为中国社会服务已达三千四百年之久。它书写了中华民族的历史,载负了光辉灿烂的中华文化,维护了国家、民族团结的统一;它具有超越方言纷歧的能量,长期承担着数亿人用书面语交流思想的任务。“中国字”的历史功绩是不可磨灭的,直至今天,它仍然为我们所使用并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我们也应认识到: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自发发展的“中国字”也产生了一些问题:研究中国字的起源,不仅对于复原中国古代历史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于从世界范围内探讨人类文明的产生及发展变化的机制和规律也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文字的诞生是人类告别蛮荒走向文明理性时代的标志——人类“由于文字的发明及其应用于文献记录而过渡到文明时代”。
  “中国字”作为中国文化的载体,它的产生宣告了中华文明的开端,同时,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审美心理结构也使“中国字”本身蕴育出独特的书法艺术。大家都知道:古代世界有四大文明,可是其他三大文明都断裂了,只有中华文明薪火相传,绵延至今,为什么?中华文明到底有多久远,它传播的地方有多广泛,达到过什么样的高度?相信每一位中华民族的子孙都会感兴趣。我们做一次寻根,探一探那辉煌的中华早期文明

最近几十年,中国考古界先后发布了一系列较殷墟甲骨文更早、与“中国字”起源有关的出土资料。这些资料主要是指原始社会晚期及有史社会早期出现在陶器上面的刻画或彩绘符号,另外还包括少量的刻写在甲骨、玉器、石器等上面的符号。可以说,它们共同为解释中国字的起源提供了新的依据。最早刻划符号距今8000多年大约在距今六千七百多年前的陕西半坡遗址、姜寨遗址等地方,已经出现刻划符号,共达五十多种。它们整齐规范,并且有一定的规律性,具备了一定简单文字的特征,学者们认为这可能是“中国字”的萌芽。

    在这些华夏文明发展变化史的流程之中,本人也不会作一全景式的展现。而只是截取一个剖面,钻探一个细点,用笔者的“狂想号”显微镜加以细细地观察,记录些关于笔者心灵的喜怒与哀乐。

    目前,到中国体验5000年文明的吸引力的游客不计其数。中国已经是全球第四大旅游国,并将在10年内名列榜首。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将突出中国“柔性”的形象。更多的游客将涌入中国,奥运会电视广播也会让世界各地千千万万的观众进一步认识中国。 最后,以使用者的人数来看,华文看来将在10年内取代英文,成为互联网上的最主要用语,这将大大增加中国文化的影响力。  问题是:目前对华文和中国文化的兴趣会不会持续下去,还是只是昙花一现?如果持续下去,会不会最终对美国至高无上的软力量造成威胁?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一个国家的文化影响力,主要决定于它在国际上的政治和经济地位,以及其他国家是否觉得它可以起激励的作用,并值得仿效。美国软力量目前几乎无所不在,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是不太可能与它匹敌。英语已经是国际通用语,它的普及是美国软力量的基础。没有英语,来自不同种族和文化的人将不能有效地沟通。。

  “我大学学的是教育管理,但却对中国古典文化颇感兴趣,毕业参加工作,走上了收藏的道路。我沉醉在中国传统文化之中,一边收古董,一边进行研究。

 在这里,笔者借用西方人的概念,着重论述华夏民族对世界(早期更多地表现在对于周边民族)的以军事、文化为最主要外在显性特征的影响力,以及探索这种影响力及其变化背后起作用的因素,特别是民族精神的变化。历史,通常有二种情况。一种是硬历史,一种是软历史硬历史”就是叙述历史上发生的事实,它需要严格的考证与实物发现。无论我们愿不愿意存认,硬历史是确确实实地存在着的,只不过还不为我们所全知,也不可能为我们所全知。我们所展示的,只是与硬历史有着某种吻合度的替代物。一般来说,硬历史的变化只是细节上的,在大体上,它不容易变化,除非这个领域是空白。但“软历史”就不同了,它是对于硬历史的解释。不同的立场、不同的时期,对于评价同一历史事件,通常有着截然相反的观点。这些互相相反的历史观点,只要是本着学术的精神互相探讨,通常都是有益的。因为没有终极真理。这些观点对于人类的贡献并不是他的正确无误,而是他提供了新的启发。

“中国字”是中华民族的根、魂,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我们要守住“中国字”这个中国人民的根和魂,并让“中国字”成为中华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长城。因而,探寻中华民族的根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责任和义务。

 

(中国文化魂    姚慧敏) 
    此信息版权归中国文化魂网站所有    
http://www.zgwhh.com   链接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