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专栏 更多>>
姚慧敏(姚会民),字逍遥,陕西蒲城人。国家一级书法师,国家一级美术师,学者、书法评论家、文字(字体)研究家。
现任中国文化魂网站总编,中国文化魂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央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华书画协会名誉顾问,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外联部长,辉煌中华杂志社副社长,中国博达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榜书协会理事,中国甲骨文协会理事,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华夏平安书画院常务院长,陕西毛泽东书法协会理事等……
中国象形字与字母文字的对立
中华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长城——
全世界中国人团结起来 共守中华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三)
姚慧敏院长与西安美院白翊老师
陕西书画大联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见礼
胡志贤
李越飞
李 岩
张文轩
赵振江
李志华
王志海
杨建武
李少仁
乔 鸿
姚庆龙
王有榜
茅允龙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兴
万顺昌
刘新贵
刘 丰
昌玉晓
石文虎
刘显庆
中国文化魂首页 >> 详细查看
省吾乃吾师--董念学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魂网站 发布时间: 2017-12-13  浏览次数:730
金秋十月,细雨连绵。一天中午,未曾预先告知,雨中冒昧造访恩师。跨入门槛瞬间的一帧画面,永恒嵌入脑海:厦房一侧,一把旧椅,一张方桌,一丝幽暗的光线下,一老者满头白发,左脸颊紧贴小学生作业本,正在专心用碳素笔一划一划吃力地写着麦粒般大小的汉字﹍﹍这就是年逾八旬、几近失明、近乎失聪的老师——任省吾!
此景,令人肃然起敬,此情,令人霎时动容。生怕失态,我强忍酸楚,赶忙连叫几声“任老师”。似乎察觉有动静,觉得有人站立在桌边,他的注意力才从作业本上移开。老师抬起头,几遍大声询问得知来者是我,略显吃惊连声说道,这天下着雨,你怎么来了?



今年夏季的一天,任老师的儿子任秋社,用车拉着任老师到泾阳县县城看望已是著名杂文家、高级讲师,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杂文学会常务理事的冯日乾同学,送给他一本《晚年即情撰写录》,书中首页登载着赠给冯先生的如“教学能手,蜚声泾渭,优秀作家,文章不朽;师道楷模,增色后学,锥卓品质,赞誉如潮”等四副楹联。不久,冯先生便回赠一首诗——读雷争放先生大作有感,仿古打油以寄省吾兄:
晴窗同暖雪共寒,你唱我酬三秋缘。
别时未婚忽大耄,风雨阴晦命相连。
君遭丧偶我弦断,不教悲音上讲坛。
贫士幸有富回报,桃李花开吾道南。
国庆节放假前,任老师打来电话,让我抽时间到他那儿去一下。当我拿到冯先生这首诗后,心情久久难以平复——这是两个年逾八旬的难兄难弟,在珍贵而短暂的生命历程中,先后经历了因家庭出身遭遇毕业分配待遇不公,因当时环境遭遇解职与复职的大起大落,因不幸丧偶遭遇精神创伤与生活艰辛,等等。他们无力抗争时光荏苒的风刀霜剑,酬唱间不知不觉流露出惺惺相惜、同病相怜的些许无奈与感慨。然而,尽管历经坎坷,受尽磨难,但他们毅然胸怀大义,忘却自我,独啜苦泪,不言悲楚,百折不挠,奋力前行,一如既往钟情桃李,以教书育人为重,用行动践行着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优良传统;他们用长期养成的一以贯之良好的师德师风,率先垂范,立身立教,兢兢业业教学,恪尽职守工作;他们像春蚕一样默默吐丝,像蜡烛一样静静燃烧,自觉释放着光和热,无私奉献才华智慧,主动履行着一名人民教育工作者、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神圣使命,把毕生献给了挚爱的教育事业;他们以高尚的人格和学识魅力,用思想育人,以榜样带人,靠言行感人,为祖国培养更多志存高远、脚踏实地的高素质人才,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擎起了一片天。
读罢冯先生的诗句,眼前呈现一幅幅画面,心中泛起一阵阵涟漪,胸间奔涌一股股热流﹍﹍感慨三日,我试着将冯先生的名字镶嵌其中,撰写了一副楹联,以衬托冯先生的大作。楹联为——读冯日乾寄省吾老师诗,撰联以寄任老师省吾:   
上联:日月生华,春蚕吐锦,园丁汗水浇苗圃;
下联:乾坤焕彩,桃李争芳,俊彦丹心作栋梁。
几经推敲成联后,按照老师要求,将诗与楹联用隶书字体写就,拼合成一副中堂书法作品。


因父亲坐在门外的车上等候,将书法作品放到方桌上便急着离开。任老师感觉我要走,一句“想耽误你一会儿”,让我进退维谷;接下来一席话,叫学生惭愧难当。任老师大声说道,我早就想好了,有几句话一定要给你说说,你听听合适不合适?
你的《念典于学》一书我看完了,其中有几首诗词已经能背诵。这首《满庭芳˙女儿出嫁》写的不错:
漫语娇儿,当年小小,稚声嫩步蹒跚。巧乖聪慧,学品自优先。勤奋贤良秀丽,耀门第、硕士名衔。心良善,羔羊跪乳,温暖溢心田。    良缘天注定,爱神相会,佳偶婵娟。迈步红毯,茶拜椿萱。尊老亦须爱幼,福三代、富贵绵延。从今后,凤鸣龙跃,不负好华年。
背诵完《满庭芳˙女儿出嫁》,生怕我离开似的,不待喘口气,任老师说道,我也很喜欢《满庭芳˙师生欢聚》这首词,接着便高声吟诵起来:
桃李失宜,恩师牵挂,盛邀欢聚一堂。话当年事,“反右”写文章。山上开荒植树,逢“三夏”、力助农忙。迎高考,摩拳挽袖,发奋战一场。    学高为世范,修德启智,铸育贤良。乐呕心沥血,催木成梁。甘作人梯卅载,薄名利、惟愿群芳。从今后,养福颐寿,赏盛世辉煌。
《满庭芳˙师生欢聚》,是我的第一首词作。那是2012年12月28日,高中时的杨友学老师、任省吾老师在西安偶尔相遇,说起我从学校当兵一别三十多年再未见面,相约给我打来电话。接到老师电话后,愧疚之际怦然心动,第二天邀请了在西安的六位同学,与两位老师宴聚。次日一时兴起,遂撰成此词以期纪念。
学生的拙作,呈送到老师手中不过一周,年已八旬、近似失明失聪的老师,要付出多少心血、克服多大困难、花费多大精力才能背记下来?我还在感慨、汗颜,老师又大声说道,看完《念典于学》,给人总的感觉,你的散文比诗词要好一点,就像《谢恩不过期》;词比诗稍强一些。给书作序言的任俊杰先生说得对,你的诗词意境有待于提高,涉猎的范围有待于扩充,语句锤炼有待于狠下功夫。书的后记中你写到,以后将精力集中在练字、写诗填词两个方面。我倒觉得,诗词方面唐宋已是顶峰,一段时间内,不管是谁,恐怕都很难有所突破、能够超越,况且,现代生活的快节奏,文化消费的快餐化,使得人们大都流于功利,心性比较浮躁,真正能静下心来欣赏诗词的人少之又少。我教了一辈子书,退休后才开始学习诗词知识、练习诗词写作、试着拟写对联。看了你针对练习书法写的《学书拾零》一文,结合你的具体情况,不如集中精力攻其一点,把功夫下到书法方面,诗词作为辅助,二者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相得益彰。久而久之,或许在书法方面能有一些长进。诚哉,师之心!壮哉,师之言!厚哉,师之情!  



在生命的长河中,一些机缘无从解释,也难以解释:有的人,经年相处却不相知;有的人,一面之缘便成知音;有的人,一字指点即作师友。老师之于我,即属于后面两种情况。进入薛镇高中就读时,任老师既不是我的班主任,也没有给我们带教语文课,概无交集。后来,为迎接高考,学校分文科班理科班,我太过任性,没有听从班主任杨友学老师的好心劝阻,放弃了成绩相对稍好些的理科,执意选择了文科,有幸成为任老师麾下一名学生,得到聆听教诲的机会。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自从成为任老师班上的学生,冥冥之中天遂人愿,我似乎从顽劣、愚钝状态之中款款而出,不经意间喜欢上了语文课,成绩也慢慢提升。经老师醍醐灌顶、春风化雨般点拨的作文,一次次成为范文,光鲜全年级甚或全校。至今依稀记得,当时好几个同学问过写作文的窍门,闲谝时一些同学更是戏称我能背诵《新华字典》。记忆犹新的,当数替代家中有事的孙老师负责传达室工作时的一幕:一次午饭时,恰巧同班的刘秀梅同学在传达室窗户后阴凉处用餐。我无意之中向外张望时被她看到,她直截了当问“咋样才能把作文写好”,我回应确实没有啥诀窍。刘秀梅一句“看把你可憎的,有啥好保密的”,让人语塞,无言以对。
虽说星转斗移,时过境迁,但令人难忘、倍感温暖的,任老师不止一次当着其他同学的面,不厌其烦提及我中学时写的作文,甚至对我说,有件事你不知道,你当兵到部队给我的几封来信,我也挑选其中有意境有味道的段落,当做范文读给同学们听。即便今天,老师依然津津乐道:你那一年参加高考时,坐在那个教室那个位置,和谁坐在一张桌子上。我十分惊诧老师超强的记忆力,更铭记与老师亦师亦友、亦友亦师的情分。
在《晚年即情撰写录》一书中,任老师共为57位学生题诗撰联,我也忝列其中。“军戎帷幄运筹事,文笔书法遐迩名”,老师如此词语,学生诚惶诚恐,受之有愧!世界那么大,任老师教职生涯四十余载,学子莘莘,能博得老师如此青睐者能有几人?作为一名自感稀松平常的学生,我无从知道其他出类拔萃的同学让老师四十多年来一直惦念的滋味,而于我,看到老师数十年如一日重复着学生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其感动难以言表,其感佩无以复加,其感恩充溢心房。每每遇到这一时刻,总会千般情愫、万端感慨涌上心头,生出一种久违的感奋,借用现在流行的一个词语,那确实是骄傲地不要不要的!
时逢盛世,主动弘扬传统经典;走向复兴,自觉担当文化使命。任老师知古又知今,退休不退志,步入耄耋之年,仍不忘初心,始终不渝扎根传统文化,守望中华文脉,追求职业操守,恪守育人使命,为文化振兴传薪火,为文化自信献智慧,为民族复兴献余热,可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成文之际,恰遇丁酉重阳。为此,特意撰诗一首,以表达对任老师由衷的钦仰之意、感激之情!诗曰:
春蚕默默巧织耕,蜡炬熊熊照眼明。
呵护梓楠成重器,雕琢朽木作精英。
昔年热血浇桃李,今日丹心指上乘。
卌载师生情切切,同逐一梦共前行。

                               
                                                                        丁酉重九于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