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专栏 更多>>
姚慧敏(姚会民),字逍遥,陕西蒲城人。国家一级书法师,国家一级美术师,学者、书法评论家、文字(字体)研究家。
现任中国文化魂网站总编,中国文化魂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央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华书画协会名誉顾问,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外联部长,辉煌中华杂志社副社长,中国博达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榜书协会理事,中国甲骨文协会理事,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华夏平安书画院常务院长,陕西毛泽东书法协会理事等……
中国象形字与字母文字的对立
中华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长城——
全世界中国人团结起来 共守中华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三)
姚慧敏院长与西安美院白翊老师
陕西书画大联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见礼
胡志贤
李越飞
李 岩
张文轩
赵振江
李志华
王志海
杨建武
李少仁
乔 鸿
姚庆龙
王有榜
茅允龙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兴
万顺昌
刘新贵
刘 丰
昌玉晓
石文虎
刘显庆
中国文化魂首页 >> 详细查看
青石殿情话——辛永发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魂网站 发布时间: 2014-10-11  浏览次数:1053

 

 

青  石  殿  情  话  

                                                                              

                                                                                     ——辛永发  

 

   离开我的老家已整整十年了。

   尽管逢年过节我都会赶回家去看看。那里有我的父母和挚爱亲朋,但每每亲热的欢聚之后,便是依依的惜别,热土难离。车站,已经成了我情感凝结的地方。

   我的老家在陕西合阳,村西头大峪河畔的山峁上有一座用青石砌成的大殿,因此也有人叫——青石殿村。

   多少年来,乡土、乡音、乡亲、乡情、乡恋无时不萦绕着这巍峨的青石大殿,给我以兹养和侵润……

   据合阳县志记载,青石殿始建于明万历四年。殿高十米,占地约六十平米,殿体一律用青石砌成,约七百余块。大殿为仿木结构,重檐歇山顶。大门朝南,门两侧浮雕上有八仙过海,麒麟怒目等神话,券门正上方有一单龙戏珠,其首在外,龙尾却藏于门楣之中,神龙见首不见尾,令人遐想。殿外东、西、北三面墙上雕有老子八十一化生故事,人物眉目传情,栩栩如生,细细品味,宛如一部完整的石刻连环画。

 

 

   大殿内开阔明朗,却又威严肃穆,使人产生一种敬畏之感。大殿下半部为方形,约离地两米处起券,至殿顶又形成一个八卦藻井,四周垂莲吊珠。大殿正前方正是人们敬重的玄武大帝雕像,其身高八尺,仗袍加身,威风八面,黑发披肩,依剑而立,脚踩龟蛇,从者神态各异,均执黑旗,殿前的供桌上食品果蔬满满当当,硕大的香炉里挤满了真诚的祈祷,青烟缭绕的迷离中充满了对福祉的渴望……

   大殿四周的翘檐上挂着四个风铃,每当微风吹起时,方圆十多里地都能听到那清脆的铃声。仿佛是远古的音符,穿越时空的隧道,让我们聆听到大地深处的回音。

   多少年来,像我一样,但凡回乡的人们,当老远听到大殿四周那亲切、悦耳犹如细细叙说着的风铃声,便不免心中一热——就要到家了!

 

 

   

   儿时,我们一伙小娃们,总是喜欢围着老人们问这问那,最多的还是关于青石殿的故事。爷爷理所当然地成了首选的故事员。从爷爷的故事里我们分享着童年的满足和快乐。

   六十年代初,天灾人祸使青石殿成了乡亲们经常聚集的地方,尽管供桌上只剩下半碗浑浊的井水,但大家依旧是虔诚的叩拜、祷告。我那时虽是个小屁孩,但我分明感到了玄武大帝怒目中流露出的无奈……

   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更像是一场浩劫。殿墙外面,被各色标语等贴满,墙体更是砸得千疮百孔。殿内也是被造反派砸的桌破椅烂、杯盘狼藉,大帝的怒目已不再是无奈,而是充满了愤怒……

   整整十年,青石殿像一个寡居的老人,只是默默的注视着脚下这苍凉的土地和悲呛的乡亲。偶尔有人在殿前歇脚,也只是重复着老一辈的传说,一遍又一遍……

   那个寒冷的冬天,爷爷走了。弥留之际,他交付家人给他的棺木放一把香,说是到另外一个世界也要给玄武大帝上一炷香,保佑全家安康!爷爷走了,也带走了他的那些故事。

   斗转星移,时光如梭,当年的小男孩如今也有了自己的小孩,我和爷爷一样,给孩子重复着爷爷的那些青石殿的永远也说不完的故事。

 

 

   前些天,母亲在电话中说,县上来了几波人,围着青石殿转了几圈,说是不是要拆殿,让我在城里面打听一下。待我清明回乡扫墓时,才知道青石殿是由政府重新修缮,还定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呢。

   风铃似乎依旧低低缓缓地诉说着,当然,也有爷爷的那些故事。对面山坡的爷爷,您听到了吗? 

 

                                   (本文作者系中国文化魂书画研究院副院长——辛永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