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专栏 更多>>
姚慧敏(姚会民),字逍遥,陕西蒲城人。国家一级书法师,国家一级美术师,学者、书法评论家、文字(字体)研究家。
现任中国文化魂网站总编,中国文化魂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央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华书画协会名誉顾问,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外联部长,辉煌中华杂志社副社长,中国博达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榜书协会理事,中国甲骨文协会理事,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华夏平安书画院常务院长,陕西毛泽东书法协会理事等……
中国象形字与字母文字的对立
中华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长城——
全世界中国人团结起来 共守中华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三)
姚慧敏院长与西安美院白翊老师
陕西书画大联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见礼
胡志贤
李越飞
李 岩
张文轩
赵振江
李志华
王志海
杨建武
李少仁
乔 鸿
姚庆龙
王有榜
茅允龙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兴
万顺昌
刘新贵
刘 丰
昌玉晓
石文虎
刘显庆
中国文化魂首页 >> 详细查看
全世界中国人团结起来 共守中华民族的根与魂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魂网站 发布时间: 2014-8-15  浏览次数:1203

有一种字,它异彩流光,穿过时空,照亮了中华民族文化长廊,它就是滋养了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并让世界为之回首的中国文化根与魂,“世界第一字”——“中国字”。

“世界上有一个伟大的国家,她的每一个字,都是一首优美的诗,一幅美丽的画,它的名字叫中国。”                                                             

  ——尼赫鲁

“我们今天所拥有的一切,你们五十年后都会拥有的,但是你们五千年来所拥有的一切,我们恐怕永远不会拥有了。”                                                               ——克林顿

这是一个来自大洋彼岸的观察家对中国人民的最庄严劝告。

每当听到中国人大谈西方世界如何如何的时候,这句话总在我的耳边回响。我想这也是中国人民的极大悲哀。中国作为一个巨人的形象展现在世人面前。其伟大傲人之处,并不全在于占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也不全在于每年的经济增长量,但却是实实在在的是,在于拥有上万年的国史和五千多年令世人震撼的文化积淀,也正是这雄厚的积淀和令世人震撼的“中国字”、孕育了我们伟大中华民族的根和魂。没有什么比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和中国的根和魂更需要我们今天的国人重视和关注。然而,在当今世界迈向全球化的步伐在加快,中国也不可避免地被卷入这股全球化浪潮中,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全球化是不公正的。在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主导的世界里,全球化在一定程度上变为“西方化”。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我们的意识形态里不可避免地被融入了西方的元素。当这种元素越来越多,甚至成为我们国人今天的意识主导时,我们的民族根与魂也将走到尽头。作为一个中国人,假如你不再为春节的欢庆气氛所激动;不再感到端午节的粽子是分外的香甜;而是要忘却这一切、抛开这一切,反倒只为情人节、为圣诞节而心跳不止,那么,你胸中的那颗心已经多少地不再是“中国心”了。一个人、两个人、很少一部分人是这样或许还没有什么了不起;假设我们不注意培护我们民族文化的根基,不注意关爱我们的民族的灵魂,不保护我们的传统文化,假设整个一个民族都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将如何骄傲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呢?

语言和文字是根植于民族灵魂与血液间的文化符号,她不仅是一种表达工具,也跟一个民族的文化心理、思维方式密切相关,真实记录了一个民族的文化踪迹,成为延续历史与未来的血脉。文字,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标志,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曾经存在着数十种辉煌灿烂的文明。埃及的圣书字、苏美尔人的楔形字、中国的汉字并称为三大古文字。然而,他们绝大多数被历史的海洋所湮灭,楔形文字早在公元前4世纪销声匿迹,圣书字也在公元前5世纪折戟沉沙,唯留下零星的建筑、物品由世人膜拜。惟有中华文明,中国字生生不息,随着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进,变得越来越壮大。沿用至今,堪称世界文明的奇迹。我们每一中国人都应为之骄傲,但我们也绝对没有理由让如此灿烂的文化中国的根和魂迷失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

面对今天的西方文化渗透,我们是在用毫无回击之力的将我们的母字、母语“中国字”“中国语”自己一口一口地喂给“英语”这匹外来的狼!英语这个今天中国人的“文化教父”,这匹狼只剩下最后一句话没有说了:“放弃中国字、放弃中国语,用我们的文字来表达我们传输给你们的思想吧!可是,真的,在外国人的眼中,中国人的这种做法简直可以和百幕大三角洲带给他们的惊奇相媲美了。守住我们的根“中国字”我们不能像古埃及一样一口一口的将“中国字”喂给外来的狼

记得我小的时候经常会认错一些人,不管是由于什么原因吧!但是这样的错误还是一经发现就可以马上予以改正的,但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根和魂一旦陷入难于确定的状态,那将会导致难以可怕的民族文化的危机啊!我们中国人谁都不想看到几百甚至几十年后,在中国的土地上上演《最后一课》的无硝烟版——多么可怕,真的不敢想象。有这样一句话“没有文字的民族,其文化注定将成为一种‘失落的文化’,或者只是生存在‘保护区’里的‘文化标本’”。我们的汉字拥有多少年的历史,可是现在在我们的主场与英语向遇却“不战而败”了,并且败的彻头彻尾,败的“心甘情愿”!

不知所有的中国人是否还记得我们的国歌中唱道:“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国歌产生的时代早已过去了,为什么歌词不改呢?因为要激励后人。危急时刻存在,我现在要说的,我们的根和魂中国字、中国语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为此笔者抄录苏轼《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这是大约1000年前的中国诗歌,有怪异词语吗?没有!其中每个中国字现在都流通。但是,不用说普通中国人,就是当今那些研究中国文学、中国字的教授们,恐怕也不能写出如此美妙的诗篇!为什么不能?因为我们的中国字虽然没变,但中国字的习惯用法已经从根本改变了,变得自己都不认得自己了。

此话怎讲?中国字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之魂。上万年来,中国人的情趣、信念、音乐、逻辑,就藏匿在中国字中。可是,恕我直言,中国字的精华,不是正在死去,而是已经死去。简单说,中国字、中国语正以超人的速度,迅速变成一种“外国文字”,好像是一门英语,此话绝非夸张。中国字的精华,首要的是音乐性,所谓“平平仄仄”是也,以上苏东坡的诗词是也。严格说,中国文学史,就是韵文史,三言、五言、七言、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等等,所有这些,是以什么划分阶段呢?是音乐性,也就是不同的母语节奏,或者一句话字的多寡。一种形式上的美感,犹如中国书法。按照这样的标准,小说或者白话文,是最低级的国语表达,诗词,是最高等的阳春白雪。中国字中的阳春白雪,肯定是没有了。这就是20世纪到今天世界第一字——中国字的实际发展史。

上世纪前期的新文化运动一个最消极的后果,就是使中国字中的“阳春”渐逝,“白雪”融化。也难怪瑞典著名的中国学家高本汉曾经形象地把“中国字”比作典雅的贵夫人,而把西方拼音文字比作一个实用的女仆。而现在国内教育的时尚,就是大家都抢着做这个“实用的女仆”,至于那“典雅的贵夫人”,对不起,她已经死了。倘若不相信,就去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北京大学,问问50岁以下的文科研究员和教授们,还有几人会写平仄押韵的古诗词?如果说这太难为他们了,那么,让他们用繁体字写一篇风格优美的散文吧——对不起,繁体字嘛,他们还是认得的,至于写嘛,肯定得像学外语一样,要借助于字典了!唉,真是“无处话凄凉”!我们自己亲手打倒了我们中国字的优雅性。掉下的头颅,是再也不会活在身体上了。随着一个又一个“孤僻”中国字的死去,它的用法和含义也死了。更严重的是我们中国字包含的惟妙惟肖感情,也死掉了。于是乎,中国字、中国语变成了一门地位远比英语低下的“外语”,现列举几种主要现象: 

例如,以套话或标语口号式的方式说话,这些话,好像是可以不经过脑子思考的,随口就来,而且日益成为公共场合的流行语言。此其一。根本就没有什么书面语与口语之间的界限,书面语就是口语,这是中国母语最大的损失,几乎无法弥补。此其二。以拼音文字或英语的方式说中国语,这现象大量流行于网络语言中,一开始,有点儿像“座山雕”的“天王盖地虎”之类的黑话,渐渐在社会上流行开,其基本构词规则,就是故意写错别字。上海著名学者王文元感慨地提到他在网页上收到这样一封短信:“王老实:你号。在你的王爷上读到了你的打坐,我很受气阀,以后请多执教。在建。”(注:短信应为“王老师:你好!在你的网页上读到了你的大作,我很受启发,以后请多指教。再见。)换句话说,也就是把每个中国字的发音,直接当成拼音字母使用。此其三。还可以列举很多很多……

我们知道,一种语言濒临死亡的标志,是它的根断了,不是脑供血不足,而是根本就不供血。于是乎,今天的中国人,绝对不是古代的中国人,感情完全变了,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的确不是一个崭新的民族!“崭新”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有朝气,但还不成熟!

那么今天,中华民族应当如何正视自己的根和魂

然而可怜的是,意识到这一点并且来提醒我们的,并不是我们的中国人,而是一位来自大洋彼岸的克林顿先生,连我们的国际友人都看不下去了。试问我们的中国人有何感想?但是现实并不比想象中的乐观。在一块巨大而时髦的“与国际接轨”的招牌下,中国人对许多与本民族文化生存前景息息相关的问题,失去了应有的警惕并沦于麻木。应该承认的,作为工业时代和信息时代的后来者,中国应当也必须向西方国家学习科学知识,掌握他们的语言,了解他们的文化,这是中国文明发展的必经之路。但如今,我们已经在不觉中,把对西方科技和文化的敬仰,转变为畸形的崇拜。大街上张灯结彩,庆祝的却不是中国的端午和七夕,却是那西洋的情人节和圣诞节。马路边餐馆密布,供应的却鲜有中国的煮煎蒸炸,却是多了那西洋的汉堡加可乐。电影院人来人往,放映的却少见中国的品味和视角,却常看西洋的奢华大片。这并不是与国际接轨,却是中华文化的悲哀,是中国人根与魂的悲哀。自己的历史要靠我们国人写,这本来是最简单的道理。拨开层层云雾,让历史恢复中国文明的本来面目,这更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无可推卸的神圣天职。

中国文明历史悠久,有深度,根深, 而且还在不断的加深,根不但深,而且错综复杂,中国文明的根已经伸到了西方文明的根的下面,所有的东西比西方文明的东西还要深刻,要想铲除中国文明,只有先铲除西方文明后,才有可能进一步铲除中国文明,问题是铲除西方文明以后,西方就成极乐了。其实还有很多话,所以在文章的最后我还是只能对我尊敬的中国字说一声“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拿什么来拯救你”。作为当代中国人的一份子,我想不管怎么样我都应该做点什么来回报这二三十年来中国文字和文化带给我的如浴春风般的感觉,所以我仍然用我全身的力量举起这场“中英、中美大决战”中被我们自己抛弃的中国字、中国语,我要向全世界大声急呼:“是中国人吗?用你们高举着的双手来救救我们的中国字、救救我们的中国语、救救我们的中华民族!”
    
全世界的中国人团结起来,共守中华民族的根和魂——中国字、中国语!英特那雄纳尔就一定能实现!

    (中国文化魂网站   姚慧敏)
    (本信息版权归中国文化魂网站所有    http://www.zgwhh.com   链接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