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专栏 更多>>
姚慧敏(姚会民),字逍遥,陕西蒲城人。国家一级书法师,国家一级美术师,学者、书法评论家、文字(字体)研究家。
现任中国文化魂网站总编,中国文化魂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央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华书画协会名誉顾问,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外联部长,辉煌中华杂志社副社长,中国博达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榜书协会理事,中国甲骨文协会理事,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华夏平安书画院常务院长,陕西毛泽东书法协会理事等……
中国象形字与字母文字的对立
中华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长城——
全世界中国人团结起来 共守中华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三)
姚慧敏院长与西安美院白翊老师
陕西书画大联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见礼
胡志贤
李越飞
李 岩
张文轩
赵振江
李志华
王志海
杨建武
李少仁
乔 鸿
姚庆龙
王有榜
茅允龙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兴
万顺昌
刘新贵
刘 丰
昌玉晓
石文虎
刘显庆
中国文化魂首页 >> 详细查看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魂网站 发布时间: 2014-8-15  浏览次数:1023

把中國從世界四大文明古國排名的末一位,提前到了第一位,我想是很有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的見解。在衡量人類社會是否進入文明社會的標準中,文字是最重要的標準之一,但據考古發現,蘇美爾的楔形文字和埃及的象形文字都比中國的甲骨文早,這是不是意味著中國人發明文字和中華文明都要晚於其他三大文明古國?恐怕國人都是這樣認為的,但這已經是陳舊的老皇曆了。過去,由於中國的考古學大大落後於西方,當西方已經在運用考古學方面取得了輝煌成果的時候,中國還在“瞎子摸象”式地用文獻學的方法去推斷史前史。由於方法論的落後,中國字的歷史當然只能上推到三千多年前的甲骨文了。這與西方運用考古學發現了兩、三萬年前的洞穴壁畫上的刻畫符號、蘇美爾文明五千五百年前用泥板書寫的楔形文字、埃及文明五千年前用莎草紙書寫的象形文字相比,當然我們落後了兩千多年。但在中國實行了改革開放以後,中國的考古學異軍突起,許多考古新發現都像雨後春筍般地冒了出來,僅就當前已經掌握的資訊而論,便已經發現了前所未聞的許多偉大輝煌。

中國出土的刻畫符號,已能上推到兩、三萬年前,中國的陶紋已能上推到一萬多年前,中國最原始的象形文字已能上推到八、九千年前,中國以象形字寫成的祭祀文學已能上推到七千多年前。這些新出土的考古資料表明,中國字的歷史不是比西方晚,而是要比西方早得多。正如文字學家、民俗學家林河先生所說:“談文字必須按照文字的定義去談,而不能脫離定義,搞雙重標準。只要中國發現的古文字與西方發現的古文字能夠相比,我們就沒有理由只承認西方的古文字是文字,而不承認中國的古文字是文字。”《辭海》中、《文化人類學詞典》等典籍關於“文字”的定義是:“文字是記錄和傳達語言的書寫符號,擴大語言在時間和空間上的交際功用的文化工具”。

現在我們就按照上面的定義,探討一下“世界第一字”,究竟是誕生在西方,還是誕生在中國的問題。
    人類發明文字大約嘗試了圖像符號、刻木為楔、結繩記事、實物符號、實物組合符號、象形文字、象神文字、拼音文字等不同的方法,最後才定位於象神與拼音這兩大系統的。
     當三萬年前,歐洲的洞穴壁畫中,出現了人與動物的畫像、捕獵活動、生殖崇拜之類的符號;同時期的中國寺峪遺址發現了磨光石器和骨器、一件骨器上有普氏羚羊、駝鳥及楔刻符號,由於它們的表達能力有限,因此,當時學者們沒有把它們當作文字。
    伊朗出土了一萬年前用各種幾何圖形做成的計數泥塊,而同時期的中國沒有發現過這種幾何形物體,在幾何學方面似乎是落後於伊朗。但在中國洞庭湖畔的臨澧竹馬村,卻出土了一萬八千年前的“帶拱形甬道的高臺式土木建築”,這些建築幾乎集橢圓形、正方形、長方形、圓筒形、方筒形、橢圓長筒形、梯形、拱形、錐形、外圓內方形等幾何圖形之大成。可見中國人並不是缺乏幾何學的知識,而是考古發掘還沒有發現罷了。但由於這些幾何形物體只是些實物形象,不具備書寫功能,因此,學者們也沒有把它們當作文字。
    在六、七千年前西亞的哈拉夫遺址中,西方的考古學家發現了一尊陶塑女神像。她的身上刻有一個“×”形的符號,就像佛教以“佛”字為標誌一樣,是標誌這位元女神的宗教身份的,不但具備了比較複雜的語言含義,而且具備了書寫功能,可以算得上是文字了。而在當時的中國,對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考古還是一片空白,在文字考古方面根本無法與西方相比。因此,這位西亞女神像身上的“×”形符號,便被西方宣稱是“世界第一字”。

可是,在二十世紀末期,中國洞庭湖畔的彭頭山稻作遺址,卻出土了九千年前的刻有“×”形符號的小型穿孔石棒。西亞的“×”形符號是刻在女神身上,中國的“×”形符號是女巫佩戴之物,文化內涵完全相同,可以類比。既然西方可以把哈拉夫遺址的“×”形符號稱為“世界第一字”,則我們也可以把彭頭山遺址的“×”形符號稱為“中國第一字”,但由於彭頭山的“中國第一字”比西亞的“世界第一字”要早了近兩千年。因此,這“世界第一字”的桂冠,已不能繼續戴在西方文明的頭上,而應讓給中國了。除中國洞庭湖畔的彭頭山稻作遺址,還出土了九千年前的刻臨潼薑寨、零口、垣頭等仰韶文有“×”形符號外,1954年在西安半坡遺址出土的陶器和陶片上,刻有幾何形符號計27種:也有這種“×”形符號,同時,在陝西寶雞北首嶺、長安五樓、郃陽莘野、銅川李家溝和化遺址中發現這種“×”形符號,略晚於仰紹文化的馬家窯文化.早在30年代就在甘肅的和政半山和青海的民和馬廠沿兩地出土的陶壺和陶罐上,發現有用顏料描繪的“×”符號,1974年在青海樂都柳灣馬家窯文化的墓地裡,發現在隨葬陶壺的腹部或底部有塗畫的符號,每件器物畫一個,共50種符號其中包括“×”形符號。1964年秋,在青島北郊白沙河南岸趙村的龍山文化遺址,採集到一些陶片,其中有一片帶有“×”刻劃符號。另在河北永年縣台口村的龍山文化遺址中出土的一件陶罐上,在上海馬橋、青浦崧澤兩處發現的崧澤文化遺址中,在浙江餘杭良渚鎮的良渚文化遺址中出土的陶器上帶有一萬多年前。內蒙古白岔河流域的懸崖陡壁上的岩畫上也有X刻劃符號。調查者認為:「歷史上白岔河流域曾是我國北方山戎、東胡、烏桓、鮮卑、契丹、蒙古等民族活動的地區」(見張松柏、劉志一《內蒙古白嶽河流域岩畫調查報告》,《文物》19844期。75頁。),這批岩畫應當是他們的社會生活的某些側面的寫照。兩、三萬年前岩畫,在到一萬多年前的中國陶紋,從一萬多年前的中國洞庭湖畔彭頭山遺址的小型穿孔石棒,到八、九千年前的中國以象形字寫成的祭祀文學,從六、七千年前的半坡器符號,在到三、四千年的甲骨文等感等等,皆有“×”刻劃符號出現,這不僅說是在中國一萬多年前就有這種“×”刻劃符號,可以自豪的給西方人講中國在兩、三萬年前岩畫中就有這種“×”刻劃符號,他不僅可以說是一個字,正可以說是“世界第一字”這個“×”形符號,是全中國也是全世界目前發現的最早的原始文字元號了,往前找已無法取證,只能在與它同期的符號與後來的符號中去取證,用“後設論”的方法來闡明它的含義了。那麼這個“世界第一字”怎麼解釋呢?林河先生這樣說: “中國第一字”的確切含義,以區別它到底是文字還是一般的符號。中國最早的文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們現在說,就是從這個時間開始的。這是咱們中國最早的文字嗎?我認為,這就是咱們中國最早的文字,不管叫它圖畫文字,象形文字,還是象神文字,它總是一個字。”所以說,筆者認為,中國古代的倉頡造字指的就是倉頡對幾萬年流傳下來的不規範的圖畫文字、象形文字的收集、整理、改革的一簡單的象神(藝術)昇華,因而說將中國字成為象形字是不恰當的,而應成為“象神字”。才是科學的。因而說蒼頡不是造字的人,而是世界 上最早收集、整理、改革“中國字”的第一人    

  倉頡最早收集、整理、改革中國字開始,中國人總是把文字刻在堅硬的物體上,這是因為刻字人想到了永恆,幾千年過去了,在選擇過陶器,青銅器,鐵器,玉器,和竹木以後,人們最多的還是選擇了石頭,在天下第一名山的泰山刻字,對所有追求永恆的人來說,具有巨大的誘惑力。但筆者認為,要想解開這“×”形符號之謎,還需要語言學家文字學家、歷史學家、考古學家、民俗學家的共同努力才能最後蓋棺定論。林河先生個人認為:"這個“×”形符號應該是最早的“巫”字,也是“文化”的象徵"。這是因為:在一萬年前,彭頭山文化還屬於母系氏族社會時代的文化,按中國“女為巫,男為覡”的古老傳統,這“×”形符號應該為女巫通神的靈物。就像現代民間的師公道士唱的那樣:“我戴上面具是神靈,取下面具是凡人”一樣。女巫一旦佩戴了這刻有Ⅹ形符號的石棒,會招來神靈附體,使女巫變成女神。為什麼又說它是“文化”的象徵呢?這是因為在母系氏族社會,“女巫就是文化人,文化人也就是女巫”,“巫”字和“文”字,本來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密不可分的關係。這從甲骨文中可以看得出來。甲骨文的“巫”字,是在“十”字紋的個終端添加一橫。這個“十”字,即正寫的“×”字,是“火靈”符號,4個終端添加的那4橫,是圍火的石頭,表示女巫是能夠用石頭控制火靈讓它為人類造福的人。今日中國南方的許多少數民族,家中都有用石板圍成的四方形“火壇”(火塘),視女主人為“火壇”之主,其燒火的坐位男人不能去坐,就是其遺俗。而甲骨文的“文”字,是在人形的“文”字中心添加了一個“×”形符號,表示“文”字的含義就是“胸中有文化”的人。那麼為什麼要用“Ⅹ”符號代表“火靈”的道理呢?同時, 在彭頭山稻作文化遺址出土的器物中,出土了煮飯燒菜時用來支撐陶釜陶罐等炊具用的陶支架,陶支架的出現是中華民族告別了“茹毛飲血”的野蠻時代,進入了“炊飯煮肉”的文明時代的重要證據。更有意義的是還發現了兩種類似的“×”形符號,一種是陶支架的兩側各有一對三角形的縷孔,組成了“一陰一陽”的一組不相連的“×”形符號,“×”形縷孔的四周都有“連續的卵石紋”框邊。另一種是一根打磨得很精緻的小石棒,上端有穿孔,下端刻有一個“×”形符號,這顯然是仿照陶支架上的“×”縷孔所創作的“書寫符號”。陶支架的這個“×”縷孔是作什麼用的呢?它為什麼總是在陶器的底座上出現呢?這是因為底座上沒有縷孔的陶器,空氣很難流通,煮食物不易煮熟。在原始思維中,原始人認為火也是有靈魂的,於是,便在陶器的底座上做一些“×”形縷孔,以供“火靈出入”,那“連續的卵石紋”應為約束火靈的象形符號。女巫就是用這種“×”形的縷孔來駕馭火靈的,因此,她的佩戴物中有“×”形符號的小石棒,也就成為了表示女巫身份的專用符號了。可別小看了這小小的“×”形陰陽縷孔,它的出現標誌著我們中華民族在九千年前,就已經具備了科學頭腦,懂得了氧氣助燃的科學道理,已經向物理學領域邁出了重要一步了。這一“×”形符號,對中國新石器時代早、中期的影響很大,大江流域的原始陶器的底坐上,往往都有這種“×”形的縷孔,陶紋中也有許多“×”形符號。中國的“×”形符號對西亞的伊朗、蘇美爾文化的影響很大。如伊朗巴庫恩出土的距今六千年前的尖底陶缽,就在一彎新月紋上畫了一個大大的“×”形符號,以表示對火靈的崇拜。
   然而 ,中國歷史上最有魅力、也是最神秘的夏王朝,西元前二十一世紀至西元前十六世紀,是中國第一個王朝-,夏王朝時期。標誌著中國若干萬年的原始社會基本結束,數千年的階級社會從此開始,他的誕生成為中華文明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夏朝總共傳了十四代,十七個王,延續近五百年。(夏朝的世系年代無定說,此為一家之說)仍然不被大多數學者所承認,他們認為中國的王朝歷史最早只能上溯到商朝,而夏朝只是傳說中的王朝而已。

夏姒姓-帝啟—太康—仲康—帝相-—(寒)—少康—帝—帝槐—帝芒—帝泄—不降—帝—帝  —帝孔甲—帝 —帝發—履  (夏朝-啟以後:西元前21971766432年)

但筆者卻深信夏朝的確是存在,而且有自己的獨特自創文字。商朝的甲骨文是一種非常發達的文字.仰韶、半坡的陶器刻畫符號也有一些以固定的形態出現,可以說是一種比較成成熟的文字,只是書寫亂雜不規範而已,因而才有後來的倉頡最早收集、整理、改革中國字這種說法,雖然這兩種文字之間,肯定有一個過渡,而這個過度,就是夏朝文字。當然這只是本人的推斷,4100年前發生過什麼,誰也不可能知道,但是有一點是可以確認的:從11000年前的伏羲時代到4100年前的夏朝,肯定發生過許多比象秦始皇“焚書坑儒”還要大的慘劇,總之來說,我們現在想也想不到的事。但不過,在央視播出的《三星堆·消失與復活》節目中有一段令本人很感興趣:夏朝末年,有一支和夏朝有通婚關係的部落為了逃避夏桀王的迫害,逃到了四川盆地,大量的文物資料顯示:四川三星堆王國和中原的夏朝似乎有些聯繫。我個人認為是與陝西關中有聯繫(因為陝西關中是中國版圖上最早的魚米之鄉),但既然關中與蜀三星堆可能有聯繫,那麼三星堆中出現的象形文字,學者們稱之為巴蜀圖語的文字,當時應該也在關中平原夏朝流行使用,至於為什麼沒有被找到,我估計可能是商朝滅亡夏朝後的一種對前朝文明的毀滅行為造成的(象秦代的焚書坑儒一樣)。現在發現的巴蜀圖語單字不在少數,但它們很有可能就是夏朝文。因為上古材料簡陋,不易保存,不能因為現在我們沒有發現就說夏沒有出現文明。君不見三星堆也沒發現文字嗎?難道說三星不是文明?

因而,林河先生講:"中國文字是華夏文明的名片受世人公認,甲骨文肯定有來源,絕不是楔型字,聖書體,史前刻符不象形,單獨存在,沒有連寫,讀音意義不清,肯定還有一個重要的過度形式,應有刻符和甲骨文因素,在哪里?希望祖先把他塗繪在不會溟滅的材質上,不要叫夏代文字,不能去填空,可以證明他就是。如果夏代沒有文字,那麼就不會有《甘誓》、《五子之歌》、《夏小正》和《竹書紀年》的夏代部分等相關文獻流傳下來了!

四大文明古國的排序中國毫無疑問應排在第一。對據中國最新考古成果進行綜合研究而得出的中華文明從伏羲開始就建立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國家文明給予了高度認同,中國國文明史已有了近萬年的歷史,而不是過去所講的開始于夏代。都知道中華文明一萬年,一萬年”——這是對中華文明事實求是的歷史首肯,考古學家蘇秉琦教授把中國古史的框架、脈絡高度概括為超百萬年的文化根糸,上萬年的文明啟步,五千年的文明古國(筆者人為;應為超百萬年的文化根糸,幾萬的文明啟步,一萬多年的國史體才比較恰當的”),近年來科學家們通過對中國山西垣曲世紀曙猿的考證,充分說明瞭人類遠祖源於中國,推翻了人類起源於非洲的論斷,把地球類人猿出現的時間向前推進了1000萬年;中國三峽巫山人的出現,把中國人的進化史向前推進到了200萬年前,更直接向人類非洲起源論發起了強有力的挑戰,並為在我國境內尋找更為古老(400—200萬年前)的人類化石、文化遺存和揭開人類起源之謎提供了有力的科學依據。從此,在中國史的長河和廣袤的土地上,元謀人、藍田人、北京人、和縣人艱難成長;馬貝人、長陽人、丁村人、金牛山人、大荔人、銀山人、桐梓人與猿揖別;柳江人、資陽人、河套人、山頂洞人、穿洞人燧火化臊奔向文明......這是一幅多麼生動的人類早期生活的歷史畫卷。

 

(中国文化魂网站       姚慧敏)

(本信息版权归中国文化魂网站所有     http://www.zgwhh.com    链接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