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专栏 更多>>
姚慧敏(姚会民),字逍遥,陕西蒲城人。国家一级书法师,国家一级美术师,学者、书法评论家、文字(字体)研究家。
现任中国文化魂网站总编,中国文化魂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央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华书画协会名誉顾问,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外联部长,辉煌中华杂志社副社长,中国博达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榜书协会理事,中国甲骨文协会理事,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华夏平安书画院常务院长,陕西毛泽东书法协会理事等……
中国象形字与字母文字的对立
中华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长城——
全世界中国人团结起来 共守中华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三)
姚慧敏院长与西安美院白翊老师
陕西书画大联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见礼
胡志贤
李越飞
李 岩
张文轩
赵振江
李志华
王志海
杨建武
李少仁
乔 鸿
姚庆龙
王有榜
茅允龙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兴
万顺昌
刘新贵
刘 丰
昌玉晓
石文虎
刘显庆
中国文化魂首页 >> 详细查看
中国画必须占邮票设计的主导地位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魂网站 发布时间: 2013-9-27  浏览次数:1192
一、 什么是“美的规律”

    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指出:“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塑造物体”,说明了人的作品,无论是物质生产还是精神生产都与美有关联。所谓“美的规律”,是对应于客体的内容和形式来说的。内容指的是客体的内在属性、素质、结构等;形式指的是客体的那些最适于种属的外观和形态。因此,按照“美的规律”生产出来的东西,就在内容和形式上得到了统一!
“美的规律”也包括美的一些基本尺度,例如,美必然表现于形象,有具体可感的、优美的、悦耳悦目的“外形式”(包括色、线、形、音、韵等),完美地表现内容的“内形式”(结构安排等),有与真、善统一的美的内容;能按照材料的特性和规律因势利导、因地制宜创造出体现美的构思的产品,从而激起欣赏者的美感,等等。

    二、邮票设计的“美的规律”与设计原则

    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的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一文中说:“我们对自然界的整个统治,是在于我们比其他一切动物强,能够认识和正确运用自然规律。”马克思所说的“对象本身固有的标准”也就是恩格斯所说的“自然规律”。对应于邮票设计,这就要涉及创作(或称设计)方面的各种因素,如设计主题、设计素材、设计方法、设计媒介、设计者与作品和欣赏者与作品的关系、设计者与时代和社会类型的关系、设计与文化素养和传统文化遗产继承的关系等等,都各有本身固有的规律,要用得各得其所,各适其宜,才能够符合马克思“美的规律”的要求。
邮票设计有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可循,其主要包括邮票设计的邮政性、科学性、艺术性,笔者称之为“设计原则”,即:
    (1)邮票设计要有明确的主题,要有明确的设计意图;邮票图稿设计是“命题作文”,文需扣题,表达确切;
    (2)邮票是知识性很强的小型艺术品,要求创作设计的科学严谨性,因此,艺术手法的准确、独到十分重要;
    (3)邮票设计图稿要靠印刷工艺来实现,要充分考虑到缩小效果与印刷效果;
    (4)邮票除设计图案外,还有必要的数字和文字,设计时要注意图文的和谐,因此需按照国家规定的邮票规格(尺寸大小),按规定安排的文字、面值、国铭要求和现行的印刷版别进行设计。
应该强调的是:任何规律性的东西运用时不能死套,只能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具体运用。
因此,“按照美的规律设计邮票”与“邮票设计的‘美的规律’”是两个不同的命题。不能用“邮票的艺术特征”或“邮票设计原则”来代替马克思所说的“美的规律”。

    三、 “传统的审美哲理”决定了中国画的内在实质

    中国传统的审美哲理是深深植根于民族物质文化生活土壤中的,因而它有自己独特的结构、形态和体系特征。这个体系的主要特征,就是以人及其情性意念为中心,把天地人文统一起来,形成天人相应的审美关系。中外美学史显现:西方美学所强调的是美与“真”的统一;而中国美学所强调的则是美与“善”的统一。西方美学更多地把审美价值等同于科学价值;中国美学则更多地把审美价值等同于伦理价值。前者是“纯粹理性”的对象;后者则是“实践理性”的对象。虽然它们都以情感为中介,不过前者更多地导向外在的知识;后者更多地导向内在的意志。二者的价值定向、价值标准不同,所以对艺术的要求也不同。
    “画以适意”(苏轼),这是传统的审美哲理对中国画的基本要求。
    中国画家经常以诗入画、以印入画、以文字入画,而以书法入画最重要。中国画经常结合书法独有的笔法笔意来表现,因而它的艺术如章法、布局以至结构造型的变化,都是围绕“传神写意”而进行的,当然与西洋画大不相同。优秀的中国画并不片面追求外形之相似,而是“以形写神”,探索人类无形灵魂的真实!中国画艺术的传神写意,并不是丢掉生活真实不管,而是追求“气韵生动、形神兼备”的更高更完美的艺术真实。此外,传统审美哲理决定中国画内在实质还有以下主要表现:
    (1)从中国画的功能上看:中国画以其作为中华民族古老文明的特殊的精神产物,是一种有感而发、有意而为的主体意识极为强烈的艺术。它不但十分重视发挥多方面的功能,还十分重视绘画的教化作用、悦情作用和认识作用。
    (2)从中国画的特有规律看:中国画作为东方艺术明珠,在其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特有的创作规律和鉴赏规律。众所周知,我国古代关于人与宇宙的观念,与西方人理解不同。西方人重视主体与客体的区分,往往将宇宙体与人的主体进行切割而加以研究。我国古代则主张“天人合一”、“以天合天”,通常将理智和情感合为一体,天文与人文合为一体,强调以人为本位的宇宙一体化。
    (3)从中国画生存的群众基础看:从古至今的中国画家除了专业作者以外,还有大量的业余作者,其中,不乏有正直的政治活动家,有勇敢的武将,也有文学家和诗人,更有平民百姓等等,所以中国画艺术流传了两、三千年,生生不息,始终不断。在封建时代,妇女在政治上是没有地位的,但妇女的书画创作却一样被当时和后世珍重保存,这也足以说明中国画艺术在我们民族文化中是何等的尊贵。在今天,广大群众对中国画的爱好还是那样热烈、真挚,这决不是毫无来由的。
    (4)从中国画的发展看:在中国数千年光辉的历史长河中,创造出无数的中国画珍品,经历过一次次的艺术嬗变,产生了许多风格迥异的画家,其间凝聚着古老民族文化的精粹,蕴含着中华传统的审美习性。不同历史时期的中国画画家不断顺应各自的情感趣味、理性精神和自律意志,变换着以笔墨为基本表现形式的审美机制,在艺术衍进中得以充实和发展,表现出永无枯竭的生命活力和难以熄灭的光辉。毫无疑义,中国画不仅有壮观的过去和现在,而且还会拥有更为壮观的将来!

    四、“民族的审美趣味”决定了中国画的外在形式

    在中国美学理论中,“味”是作品的审美特性和美感力量。中国传统的审美哲理的主要特征,就是以人及其情性意念为中心,把天地人文统一起来,形成天人相应的审美关系。这是中国美学老庄自然主义与孔孟情性主义的合流。哈·奥斯本把中国古代美学概括为道和人品在作品中的统一,多少也是深入到体系的内涵本质的。伏尔泰在《论史诗》中指出:“每个民族的风俗习惯仍然在每个国家也造成了一种特殊的审美趣味。”
    中国画家一直把孔子的“游于艺”(《论语·达而篇》)奉为至宝,大众也习惯了这种“不过逸笔草草”;“聊以写胸中逸气”(倪云林)的形式,这与《老子》:“道法自然”紧密相关。《易·系辞上》:“是故行而上者谓之道,行而下者谓之器”。中国画的形式美有赖于民族的审美趣味!中国画高度的表现性、抽象性和写意性的外在形式,来源于它同民族的审美趣味和中国传统哲学精神的自觉联系。相对而言,儒家思想更多地渗透到和积淀在政治关系和伦理规范方面;而道家思想更多地渗透到和积淀在艺术形式和审美观念方面。休谟在《论人性》一书中“数学家对浮吉尔的史诗不感到兴趣,他所感到的乐趣只是按地图来考察主角伊尼阿斯的航程,……他懂得这部诗的一切,但是他却不懂得它的美;因为诗的美,恰当地说,并不在这部诗里,而在读者的情感和审美趣味”这段话,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民族的审美趣味’决定了中国画的外在形式”,或“中国画的形式美有赖于民族的审美趣味”。
    从透视学角度看,传统西洋画运用的是焦点透视法,而中国画则常用散点透视法。前者从固定的点上来观察对象;后者则不断运动着,从不同的视角来描绘事物。这在生活中不仅真实,而且与焦点透视法一样有其自身的科学根据。因此鲁迅先生说:“西洋人的看画,是观者作为站在一定之处的,但中国的观者,却向不站在定点上”(《且介亭杂文》)。例如:T158《韩熙载夜宴图》原画,就是南唐后主李煜想了解韩熙载花天酒地的生活,派画院侍诏顾闳中到韩家去,偷偷观察韩熙载和宾客们夜宴的种种神态,回来后潜心创作而成的。
    从表现方法看,西洋画采用明暗描法,对光线和色彩的运用非常重视,在描绘面与体时显现了绘画的质感、量感和运动感。中国画不强调画光线而画结构,受书法笔墨的影响(书画同源)较大,且自有它不同于西洋画的灵活性。其运用虚实、隐显、聚散、纵横、起伏、顿挫、强弱、紧慢、轻重、转折等种种法则,同样体现了绘画的质、量、空间、立体和运动感。水墨的渲染和浓淡变化,甚至是不用墨的空白处,也让人有如置身于真的天空、云雾或茫茫大海之中的感觉。可见中国画的笔墨,是以不同的方式,完成同一的任务。这是中国画对世界绘画艺术的一种创造性的贡献!

    五、 中国画与西洋画

    中国画与西洋画的差异源于几千年来相互区别的民族传统。
    中国画传统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如果从战国楚墓帛画算起(T33《长沙楚墓人物龙凤帛画》),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其间,中国画不断涉取中华民族文化的精髓,形成了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艺术形式,特别是20世纪,传统的中国画在经受外来文化强烈冲击的同时,又借鉴了西洋画的有利因素,在改造和发展中国画的过程中,不断地开拓了中国画的表现形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在20世纪,我国传统的中国画流派之多,绘画题材之广,技法画路之宽,成就影响之大,可谓前所未有!
让我们考察一下中国画坛近、现代的历史和现实吧。许多著名画家尽管最初并没有受过中国画传统教育,但最后还不是都纷纷拿起毛笔,在水与墨的世界中找到了人生的寄托和艺术的归宿了吗?为什么?因为具有悠久历史和优良民族传统文化的;在世界美术领域中自成独特体系的中国画形式,是最能打动国人的绘画艺术表现形式!中华民族(主要指汉民族)的审美趣味在美术上的体现如果不是“中国画”这种形式,那还有哪种绘画形式能够替代它呢?
    有人说新中国邮票闪烁着艺术思维的光辉,“如‘天人合一’、充实博大、恬淡为上、素中见艳、以少见多、虚实相映、形神兼备、意境为先、美丑杂糅、含蓄天成、相反相成、阴阳相济、化俗为雅等等”,这些,难道不正是“中国画”完整体系的独有的特质和魅力?
    鲁迅先生早在1918年就要求中国的美术作品必须“是表记中国民族知能最高点的标本,不是水平线以下的思想的平均分数”。从“五四运动”以来至今,总有那么一些人以为吃了几口面包就对中国传统美术形式——中国画,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他们所理解的新美术,只是要求“采用洋画的写实精神”,用西洋画的表现方法来改革中国传统绘画。1949年以后,由于学习苏联经验,油画等西洋画形式开始与传统的中国画分庭抗礼;特别是1966年开始的十年“文化大革命”,中国传统绘画的精髓被“大革文化命”搞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改革开放以后,由于提倡学习西方先进技术,中国画在中国画坛的主导地位也同时受到威胁。具有悠久历史和优良传统的,并且自成体系的中国传统绘画形式——中国画,在邮票设计中的使用频率也越来越少了。这与从1982年开始的整个中国美术界关注的热点转向现代艺术不无关系!
    澳大利亚视觉艺术委员会主席D·奥班思在《艺术的涵义》一书中尖锐地指出:“上千年来,东方艺术一直具有强烈的精神性。由于西方艺术的影响,这种精神性在很大程度上被破坏了。……中国对西方艺术的反映在解放前是微不足道的。解放后中国的艺术家们为了宣传的目的盛行起俄罗斯人的模式,这种模式把绘画艺术降低到十九世纪资产阶级风俗画的表现水平上”。 
按道理,绘画应该是十分谨细认真的。西方传统画家作画细到几可乱真,他们严格地依据解剖、结构,还有光线的明暗等环境关系,一毫也不能马虎。到了西方现代派才开始放松地作画,可谓步中国画的后尘,但在认识上已经晚于中国几千年。
    美术上否定传统和全盘西化的主张是由于他们没有同广大群众结合,不能从绝大多数人民群众的立场、观点来观察问题,处理作品。美术上的“科学性”,不仅是指写实的技术和对物体、人体的研究,更重要的是要用科学的世界观来使作品能够正确反映客观世界的真实面貌,并具有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和掌握艺术的特点,按照艺术的特殊规律办事。美术上的“民主精神”也不仅是意味着作者的创作自由,“表现什么”与“怎样表现”的自由,而且同样也包括作品必须得到广大群众的理解和欣赏的自由。难怪吴冠中先生要呼吁“油画必须民族化”。只有作者的民主而没有欣赏者的民主,这样的民主是跛脚的、不完整的。

    六、 中国画与现代绘画艺术

    目前,集邮者对“怪奇”的邮票设计十分反感,称之为“刷子艺术”、“大倒退”。鲁迅先生曾经指出:“新派画的作品,几乎非知识分子不能知其存意。因此绘画成了画家的专利品,和大众绝缘。这是艺术的不幸”;“欧洲的各个新画派有一个共同的倾向,就是崇尚怪奇。我国青年画家也好作怪画,造成了画坛的一片混乱。……但如言建设新形式,怪就嫌不够了。所以说新派画破坏有余,建设不足”。“依我个人意见,怪应当减少”。作为邮票设计的创新者,有真诚和勤奋还远远不够。如果其创新既没有完成对传统文化的超越,又忽略现实文化环境,其沾沾自喜、自以为是的邮票设计不过是在严肃而庄重地开着民族与大众的文化的玩笑——文化的过程、文化的环境、文化的自律都被淡化于这玩笑的滑稽可爱之中!

    七、 中国画必须占新中国邮票设计的主导地位

    每一个民族都有其民族的传统的文化,从而决定了它那个民族的外在特征和内在性格。法兰西民族性格是“浪漫”; 德意志民族性格是“理性”。但这并不意味法兰西民族性格中就没有“理性”色彩;德意志民族性格中就没有“烂漫”之花盛开。
    所谓艺术的民族气派和民族风格,不过是特殊的民族精神在艺术中的一般表现而已。一件艺术作品,不仅表现出作者的思想感情,也表现出一个民族共同的心理氛围,和一种文化共同的价值定向。表现得越多,作品的艺术价值就越高。因此,就展现中国美术的小型艺术品——中国邮票而言,如果中国传统绘画形式——中国画——不占邮票设计的主导地位或主流,那还成其为“国画”吗?别林斯基说:“艺术首先必须是艺术,然后才能是一定时期的社会精神和倾向的表现”。中国邮票设计只有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和规律对人发生审美作用时,才能实现它的教化和认识作用。因此,就中国人的特有的欣赏习惯或审美意识来说,首选的视觉表现形式只能是中国画而不是其它,这是一个民族的审美趣味所决定的。
    看看近邻日本,起源于江户时代的浮世绘(风俗画)因具有鲜明的日本文化特色,许多日本邮票都采用浮世绘作为图案或以浮世绘手法设计邮票,因而,日本邮票被人们誉为独具“东方神韵”! 
新中国的邮票设计继承和发扬了祖国的民族文化传统,无论是在内容上还是在形式上;无论是在题材还是在表现手法上,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开放政策对邮票设计领域的思想解放所起的作用日益显露。正如吴冠中先生呼吁的那样“中国画必须现代化”。二十年来,我国邮票艺术表现形式出现了多样性,既有祖国民族传统艺术;也有西方艺术成分的多种风格。
    艺术往往是在对立中求得生存和发展。但是,没有哪一种画派和绘画形式能够独占邮票设计的园地。邮票设计的民族形式是同民族风格相一致的;而在美术创作(包括邮票设计)中,能够担当起具有“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的画种,也只能是独具悠久历史和优良民族传统文化的,并在世界美术领域中自成独特体系的中国画!
    因此,作为新中国邮票设计的主要形式只能是“中国画”。这不但遵循了马克思所说的“美的规律”;还完全符合“外在美是内在性情的表现”(夏夫兹博里)。也就是说:中国传统绘画形式——中国画必须占新中国邮票设计的主导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