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专栏 更多>>
姚慧敏(姚会民),字逍遥,陕西蒲城人。国家一级书法师,国家一级美术师,学者、书法评论家、文字(字体)研究家。
现任中国文化魂网站总编,中国文化魂书画研究院院长,中央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华书画协会名誉顾问,中央电视台书画频道外联部长,辉煌中华杂志社副社长,中国博达书画院名誉院长,中国榜书协会理事,中国甲骨文协会理事,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华夏平安书画院常务院长,陕西毛泽东书法协会理事等……
中国象形字与字母文字的对立
中华民族雄奇天下的精神长城——
全世界中国人团结起来 共守中华
世界第一字——“中國字”(一)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二)
世界第一字——“中国字”(三)
姚慧敏院长与西安美院白翊老师
陕西书画大联盟 更多>>
燕云佛
伍见礼
胡志贤
李越飞
李 岩
张文轩
赵振江
李志华
王志海
杨建武
李少仁
乔 鸿
姚庆龙
王有榜
茅允龙
李君康
毛天仁
毛居兴
万顺昌
刘新贵
刘 丰
昌玉晓
石文虎
刘显庆
中国文化魂首页 >> 详细查看
谈清代民间宗教的民俗性与乡土性(2)
信息来源:中国文化魂网站 发布时间: 2013-9-27  浏览次数:1367

  二、与乡村僧道巫等的合流 
 
  民间宗教与活跃于乡村社会各个角落的僧道巫、命相易卜等人物的合流是民间宗教乡土性、包容性的直接体现。这种合流可以表现为多种形式,其中僧道巫等的入教或立教是最为多见的一种方式。 
  首先是道士、巫师的入教或立教。由于道教本身的驳杂性与包容性,道教系人物参入同样不太受约束且兼收并蓄的民间教派也就习以为常。如直隶人崔焕,先是随赵道士学习音乐,每遇有村民白事,前往吹打乐器,讽诵心经等经忏,嘉庆十一二年又随父拜交河人崔大功为师,入未来真教[14]。其他如一炷香教中也多有道士参与,清茶门教的刘光宗也是位出家的道士。直隶东光县徐家庄九圣庙的陈道士则是无极门教的教首。收元教教首王三槐,向来学习巫师,与人禳灾治病。贵州思南府地方民人杨昌贵,先习弥勒教,后奉禁停止行教,改习端公道士,与人祈祷治病。故后,其徒杨胜佑复兴旧教。原明教教首刘李氏则是位称神说鬼的乡村巫婆,在她周围聚集着众多的女性信徒。老官斋教教首普少即严氏,也是位“捏称坐功上天”,传达神意的女巫。同时,该教还有一位“能坐功参道”的“会首”陈光耀。另据《龙华经》第二十品,有“龙华会,考香头,当极立会”之语,而“香头”则是山东等地对巫祝之类人物的称呼。毛祥麟《对山书屋墨余录》卷二巫祝条也讲,“吴俗尚鬼,病必延巫,谓之看香头。其有男有女,或托双瞳,或捏称鬼附,妄论休咎,武断生死……其最盛行谓宣卷,有观音卷、十王卷、皂王卷诸名目,俚语悉如盲词。若和卷时,与女巫并杂”[15]。由此说明民间宗教中巫祝的活跃。 
     其次是僧尼的入教或立教。这些僧尼,或住村庵寺庙,或带发修行,他们不仅是乡村各项佛事活动中最热心、最积极的分子,也常常在民间宗教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著名者如罗教五祖孙真空就是位半路出家的山野僧人,九宫道的创始人李向善,十八岁时在五台山落发为僧,后以极乐寺为根据地开展布教活动。其他如青莲教教首徐万昌在广西阳朔县以摆摊算命传教时,收观音庙庙祝李芝进为徒[16]。收缘会胡二引进先在黄村皇姑寺烧香时,被寺内尼僧蓝二挽留,在庙内住了一个多月,不仅吃了长斋,而且还学了经忏咒语。立教后,又吸收宛平县白衣庵出家僧人诸亮入会为徒。清茶门教中有尼姑庵带发修行之邹姑及僧人相纯相继入教等等。 
     第三是命相易卜风水等人物的入教或立教。如清茶门教中有阴阳生刘廷树、卖卜的丁志宣入教,其中最为典型的则是四川青莲教的事例。据庄吉发“清代青莲教的发展”一文介绍,四川新都县人杨守一平日算命营生,购有道教的《性命圭旨》、《唱道真言》各一本,茹素念诵,并学习坐功运气。道光七年三月间,杨守一到华阳县属新街,租得张俊空屋开设命馆,因推算颇验,常有人求其算命。五月,有向来看风水为生的贵州人袁无欺来川,也至杨守一铺内算命。因杨所言多中,袁常往坐谈,彼此相好。当得知杨吃斋念经后,袁即告知藏有一种《开示真经》,供奉飘高老祖及无生老母牌位,每月烧香念诵,可以消灾获福,如愿学习,可以相传。杨欣然愿学,即拜袁为师,袁给予抄写的《开示真经》一本,随后返回原籍。不久,杨守一即开始传徒布教,组织报恩会,又称青莲教,自称为青莲教主,奉袁无欺为青莲祖师。  
 
     无疑,民间宗教中僧道巫等人物的介入,一方面促进了民间宗教与正统的佛教、道教在乡村基层社会的全面合流与渗透,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着民间宗教本身的面貌。在这方面,三宝门教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三宝门教又称三宝教或三宝门,活动于顺治年间平凉府一带,是一个僧道杂糅、具有明显混同色彩的民间教派。首先从其构成来看,其“总会头”、即“掌法”彭三阳为草峰原三教堂久住道士,“自幼居士吃斋”,“学道修行,种地度日”。后出外游方时,遇见“一僧人”、自称为“天启太子”的出家道人王道真,随请至三教堂供养,一起聚众烧香吃斋打醮。并将王道真介绍给女尼明善及另一位出家为道、精通扶鸾算命的同教刘性德。瞽目沈天才,“在家出家”,“自幼吃斋诵经,建修庵观,于顺治叁年因病目至极,投身随教”,并“随香灯会,时常打醮行善”,称为“三宝教法师”。女尼高氏、法名明善,自拾捌岁吃斋,先因祈雨有验,人称“活娘娘”,后在草峰原建净土庵吃斋念佛,顺治九年正月起入教,协助“掌法”念诵“皇经”及“将投随教门之人编就派数”,并收先在华严庵出家,后寄居该庵的雷尼姑、法名明净为义女。据不完全统计,在涉案的三十多人中,可以确知为道士的有七人,女僧二人,平素吃斋的居士八人,其他也多为“善友”或“善士”,其中又以年长者居多。对此,官方讥讽为“愚尼村妇”、“道婆斋叟”、“皓首龙钟,俱将就木”[17]。其次,从该教的活动情况来看,主要是烧香聚会、吃斋诵经、念佛打醮。不过,若按常规的看法,吃斋念佛是僧尼的事,而打醮则主要是道士之所为。然而在该教中,一切常规都被打破。如武寅、武印秀兄弟,虽为道士,却常吃斋念佛,道士王道真时常被认为是“僧人”,而另一位道士彭三阳也以“居士”自居,女僧明善则兼有女巫之特质。因为在他们看来,教内无论是僧尼还是道士,“俱是吃斋善人”。他们往往通过合作以达成寻常僧或道单独所不能做或不便于做的法事,而这正是民间宗教的特点所在。  

    如果说三宝教为我们提供了一例教门内僧道巫混同的典型个案材料的话,那么教门外的相互合作则是民间宗教与僧道合流的另一种形式。在这种形式中,僧或道虽然不入教,但却是民间宗教活动的积极参与者。如河南祥符县的成功会,每月初八日在黄龙寺烧香念经一次,以便募化银钱修理此庙。这一活动不仅得到了该庙和尚愿志的支持,而且在成功会的活动受到地方巡抚衙门的干涉时,愿志表示愿意与会首贺廷榜同行到京,寻求保护。只是因母病重,没有成行。另据贺廷榜交待,在十二家会首内能治病的有三人,而治病的法儿则是天齐庙的和尚忠义教的[18]。同样在河南,“陆林会混元教”的活动也得到了当地僧尼的响应。他们当中有“止图却病祈福到坛磕头,一次送给钱文并未随同立誓焚表者”,如僧人寂善;“又有同会各犯代为求福治病酬谢钱文,本人并未到坛者”,如僧人觉息;而尼僧绪贤则向“乡村妇女募化钱文制备黄布帐幔三个、道袍两件送交王太平预备摆会时穿用”[19]。再据山西赵城县耿峪村先天教师傅曹顺供称,习教之初曾与城内佛庙僧人道洪一同行医,因此相好,并借用他庙内存放的九莲经翻看,一直没还。因为道洪广行医道,认识人多,所以当曹顺开始传教后,便托道洪“密为哄诱,因此本村及附近各村人多半信服”[20]。显然,道洪在曹顺布教过程中充当了一位极其重要的角色。位于直隶肃宁县南白寺村的禅林寺,为该村王姓建自前明,平素由其后人、九莲会会首王庭芳及村人李进修同山东人冯九功等在寺照管并念经聚会。后因王庭芳欲出外贸易,打算请冯九功在寺住持,禀经该县不准,并令另举戒僧,王随请河间县兴村瀛西寺僧人洪元来寺住持,有徒永云即广济相随[21]。这一事例,一方面意味着九莲会活动与乡村寺僧活动的一致性,同时也表明双方平时即存在某种形式的合作与交往。因为如果没有一定的信任关系,王庭芳是不会将拥有一顷多香火地的寺庙交给一位外地僧人来管理的。而在民间教门中,借庙诵经做会者也不少见,如湖北大乘教曾借佛寺烧香做会等等。至于民间宗教与正统佛道拥有共同的宗教节日,一起参与庙会活动的也不少见,如弘阳教二月十九日观音诞、三月初三日王母诞即蟠桃会、四月初八日浴佛节即佛祖诞、上中下三元节、十二月初八日释迦成佛日等会期即与传统佛道的庙会会期相叠合,雍正年间苏州大乘教、嘉庆年间直隶离卦教也以上元、中元、下元等日为会期等等。或许是由于民间宗教与僧道之间的这种密切关系,每当有“邪教案”发生后,寺庙也就成了理想的避难所。那彦成曾这样讲过:“庵观寺庙尤属藏奸,从前祝现、刘第五、刘成章俱有出家为僧之说,近日直隶拿获僧人施魁,河南拿获道士周文盛,皆系漏网逆犯,可见僧道中匪徒影射潜藏者正复不少”[22]。的确,这种现象并非个别。据清茶门教王泳泰供称,为逃避稽查,即曾在襄阳县张公祠苏道士庙内,寄住两月有余[23]。另一位关注“邪教”的官僚黄育缏在初升任沧州知州后,曾“遍阅庙宇,细搜经卷”。结果,“查得城内外及四乡各庙,收藏邪经共有三十一种之多。”且“各庙邪经多与佛经混在一处,上面积尘甚厚。讯各僧道,称系远年遗留”。又讲:“再查收藏邪经寺庙,必有无数小佛像杂列一堂,以从前民家多有供佛诵经者,后因严禁邪教,遂将佛像邪经送入寺庙”[24]。其实,这种一种惯常的战术。据直隶总督方受畴奏称,武邑县乡民、习教之婴添诚与本地大寺住持僧人大通互相认识,或在寺捐资布施,或帮办钱文,后婴添诚因见有告示禁止收藏经卷,随将师傅赵堂所给红阳经十套送大寺存放[25]。江西永丰县知县戴名沅在查办大乘教案时,曾于僧人新春庵内神座地下并僧房柜内起获《苦功悟道》、《正信除疑》等经,以及《护法牌文》。经研讯,供称系其故师通萨及故僧广秀所藏[26]。嘉庆20年12月17日那彦成在查获“无极圣教”案时也了解到,在信徒李洋全物故后,曹明柱将所遗存之“降魔捉妖咒诀及心经等项经本存贮庙内,并以敬奉关帝至极至尊”[27]。嘉庆21年正月14日,直隶布政使钱臻呈文军机处,称在石佛口空庙内检得销释木人开山宝卷一部,并于其他各庙内查获销释收圆行觉等经五部[28]。当然,寺庙不仅是避难所,在非常时期为民间宗教活动者、经卷图像提供保护,而且也是“邪经”的刻印点和流通处,不少民间宗教的经卷图像也常常是出自寺庙。如嘉庆23年,山东巡抚陈预在德州高海庄清修观即曾查处过一起刻印弘阳教经卷并私藏经板的案件。据该观道士明云供称,经板存留已久,前因官差搜查弘阳教经,恐被起获,遂将经板转移,藏于南乡庙内。应该说,寺庙在民间宗教活动中充当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它不仅是乡村社会的传统信仰中心,同时也是民间宗教与乡村僧道巫等合流的重要空间场所。